Sally Tang

Take me to my city by the bay.

利物浦好像总有让人开心能力,路人观光客都比别处的爱笑。

再访Mathew St林果莉亚的熟络小店,递张明信片给店主,说前次好欢喜,于是印下照片送你。店主一下笑开,要我写中文,说要挂墙去,这样我喜欢的店才是我的。

默西之声的爱意从旧报纸堆延续到店铺橱窗里,然后回到默西河水,仍旧飘向远方。

游人灵光一闪,给日日守在默西河畔的Bill Fury手里插朵玫瑰花,然后才跑去和爱人朋友看夕阳。默西河水、海鸥和夕阳都一直走,只有爱意欢笑像披头士曲调一样在港口停留。

同行人比我爱曼彻斯特更甚,我说喜欢曼彻斯特,但利物浦才是英格兰最好的,对方笑我对曼市不忠诚。然而回程后曼市都没有夜雨,行人也仍旧酷,但对方还是低头,说回来后发现空气少些什么,可能是明快旋律,可能是笑声,也可能是默西河的水,怎么也说不清楚。

Pic: 27 Jan 2018, Liverpool.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