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 Tang

Take me to my city by the bay.

要不要叫利物浦情书x/n (x)

对利物浦总有奇怪怀乡情绪,去会想说“回去”,眼见人事都亲切,却又没丧失新鲜。

每次都做些习惯事,比如看见“这里不欢迎太阳报”总要会心笑,阿尔伯特港溜一圈不会忘记和利物鸟打打招呼,一定会钻进深洞深吸一口气,听几首歌再在墙上写点什么。

但又总有新的,一次自己往香克利门遇日落,和开uber的埃弗顿小哥狂聊一路,告别时他一口scouse accent说你喜欢利物浦我就爱你,管你喜欢哪家俱乐部;一次和挚交好友去,一个立马陪我去希尔斯堡碑献花,一个跟我在Woolton兴奋狂蹦,险些靠so called“New Beatlemania”捡到草莓田时光钥匙;一次同行人直觉奇妙,Tate关门前发现Roy Lichtenstein宣传报,又东歪西碰走进alt区,五色光影里理解不理解的都觉有意思;然后我心急又一张车票去看Lichtenstein,惯例钻进深洞遇见声音像囧的小哥,在一众requests里先唱我的Twist and Shout和草莓田,再唱许多我一直想听live的Merseybeat.

总想了解Tate上了什么新展,猜下回在阿尔伯特港找见什么锁,希冀再遇见什么人发现什么新地方。

其实就是要找理由回去。

毕竟往次相见碎片不好数,但拿来翻大多是彩色的。

大抵利物浦总说“你永远不会独行”,说多了听多了,也就互相惦念。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