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 Tang

Take me to my city by the bay.

终于还是被颜说服花一晚上去看马了起码七年的《蓝宇》。前些日瞎搜,才后知后觉它还有个片名叫《有人喜欢蓝》,我竟分不出哪个更合心意。

明明剧情老套,结局尽管前面有线索(e.g. 八平方事件)但还是突兀,却仍不可避免地被触动。一个当年青涩到全然把自己扔进戏里变蓝宇的刘烨,一个拍摄时世纪交接那阵的北京城,竟也分不清哪个更打动人。

之前刷到p7-9的剧照,感叹这片里的刘烨可真是灵,静态照片里都有干净轻盈气息扑面而来,电影里动起来的就更是。眉眼秀气的男孩子总穿些蓝蓝白白的衣服,哪怕“土包子”的硕大土黄外套也掩不住扑闪扑闪的眼。和即将离开的爱人说转瞬即逝的彩虹,他眼里的光忽明忽暗,让人一下意识到这样轻飘飘的少年也一松手就飘走,然后立马就心头一紧。笑总是很明澈,可以同时若即若离和决绝行事,刻意拉开距离却还是抛给对方全部自己,然后在爱人臂弯里低声喃喃:“我是不是有病,我怎么可能这么喜欢你。”

然后是片里的北京。本来早化作幼年模糊印记的千禧年附近的北京,随镜头又变得立体。红和米黄相间的大一路,陈捍东家聚会的客厅和蓝宇狭窄出租房的窗户墙壁,都和自己那些碎片化的童年记忆贴合起来。玉渊潭雪景更太过熟悉,冬天结冰的昆玉河上的树影,河岸上的破旧灯竿,唱歌说话都围绕嘴边的哈气和脚下积雪闪烁的细微光点,几乎等同于我童年每个雪后初晴无风的冬日。还有京腔啊,疲疲懒懒又带点儿阳光气,真是想起来心就扑通一下安然落地。

然后一晃眼,忽然发觉纯真年代和纯真年代里的轻盈少年都早随着北京一直没停的拆啊建啊飘远。剩下的只有陈捍东心里留一片没有杂质的蓝,和我被送还的童年记忆碎片。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