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 Tang

Take me to my city by the bay.

[自存] 纽卡斯尔一日记

纽卡斯尔仿佛代表北英格兰的开阔视野,处处是直线,从不缺少大手笔。

高桥直接架在通往码头区的主路上,Black Gate主建像是动画里的奇异城堡,其下被讲着故事的涂鸦填满。倘若在晴天不走正路,偏从Black Gate栈道下钻出来,视野便豁然开朗,新堡就矗立在蓝天下起伏的草地上,仿佛想给你讲些它见证的传奇佳话。格雷伯爵已自1838年起守护此城至今,当年马车早已变作汽车,在宽阔的干道上飞驰,唯独繁忙街道上的匆匆步履不曾改变。

码头区有宽阔的河岸,泰恩河上架着七座各不相同的桥,红色巴士在绿色的泰恩桥上行驶,勾勒出码头区的独属天际线。

我站在泰恩桥上,头发被大风吹得乱飞,纽卡斯尔和盖茨黑德的城景却在一片晴朗下尽收眼底。朋友忽然喊我一起奔跑——彼时我们已经暴走近两万步,可在这座恢宏都市的天空中狂奔,仍然痛快如Liam唱的超音速。

是不是,因为这座城市所有的风和阳光,都会从我们的发间经过?

它们从泰恩桥一路向下,拂过波光粼粼的河面,路过新堡,带走一些Black Gate的午间歌声,然后绕着格雷伯爵转一个圈,来到千禧桥以西,化作泰恩河的又一个黄昏。

我站在千禧桥上,用手机放一首Let it be. 大风在日暮时刻也不停步,面前的泰恩河水却只默默随它流动,与每一个晴朗而有风的春日都无甚差别。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那就let it be.”

Pic: 12 April, 2017, Newcastle upon Tyne.

评论

热度(4)